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services@enec.net

涉及超10亿,泽宝原创始人与星徽股份互相起诉!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路雪苹

2022-06-24 21:17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跨境圈,大卖和上市公司的“爱恨情仇连续剧”似乎一直都在上演,前有浔兴股份和价之链的一地鸡毛至今未扫净,现有泽宝原创始人与星徽股份因“股权转让纠纷”或将对簿公堂。

 

追讨10个亿,泽宝原创始人被起诉!

 

近日,泽宝母公司星徽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徽股份”)披露了一份关于诉讼的公告,其公告内容显示星徽股份起诉泽宝原创始人孙才金、朱佳佳等利益相关方,要求将泽宝的收购款从15.3亿元减至4.3亿元,而被告孙才金等需返还星徽股份10.4亿元收购款。

 

图片1.jpg

 

关于起诉的理由,星徽股份表示:“在业绩承诺期内,被告泽宝创始人及其利益团队为实现业绩承诺,操纵泽宝违反亚马逊公司的规定,导致亚马逊封号事件发生,公司蒙受巨大损失。

 

同时,星徽股份还表示《评估报告》中关于泽宝“继续保持原有的经营管理模式持续经营”的假设已不成立,故对要求其返还收购款。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星徽股份第一次起诉泽宝原创始人了。

 

早在2022年年初,星徽股份就将泽宝原创始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告上了法院,原因是泽宝在境外经营的子公司被美国、德国、法国税局追缴税款,涉及未缴纳及拖欠的税款累计高达5000万人民币。于是,星徽股份要求孙才金等人按照对赌协议,履行相关赔偿义务。

 

纠纷之下,孙才金到证监会、证监局等相关部分实名举报星徽股份实控人蔡耿锡涉嫌掏空上市公司资产,这也将泽宝实际控制人的掌权之争摆上台面。

 

当时孙才金给出的说法是:在将泽宝作价15.3亿元注入星徽股份时,星徽股份实控人表态,以后会把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让渡给他,但后期蔡耿锡明确否认有过让渡实控权的承诺,在控制权纠葛之下,孙才金最后决定出局。

 

泽宝原创始人亦是曾对星徽股份提起诉讼。2021年4月,由孙才金控股的太阳谷公司就对星徽股份提起诉讼,要求其支付在并购案中承诺的5311.9万元的现金对价。

 

2022年6月17日星徽股份披露的诉讼进展中,显示其已经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其内容显示:星徽股份需在判决生效起五日内向太阳谷公司支付股权转让现金对价款项人民币5311.90万元。

 

图片2.jpg

 

而造就这一“奇妙缘分”的主角便是2018年双方签下的业绩对赌协议。

 

封店潮成导火索:星徽股份与泽宝再现一地鸡毛

 

成立于2007年的泽宝,是在亚马逊做精品模式的卖家之一,其境外业务主要通过四家子公司运营。早在2017年,泽宝的SKU还不到1300个,年营收就已经达到了17.43亿元,这其中90%的收入是来自于亚马逊平台。

 

成绩优异的泽宝自然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关注,星徽股份便是其中一位。

 

2018年,星徽股份与泽宝创始人团队协商收购当时市值超过星徽股份的泽宝,并定下15.3亿元的并购交易价格。作为附加条件,双方签订了为其三年的业绩对赌协议,要求泽宝在2018年、2019年、20202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8亿元、1.45亿元和1.90亿元。

 

而泽宝亦是不负众望,连续三年完成了对赌协议,业绩翻番,2018年-2020年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54亿元和2.47亿元。按照常理而言,在泽宝保完成对赌之后,双方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场面。

 

但在2021年亚马逊封号潮来袭之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3(1).jpg

 

犹记得当初多家外国媒体点名指出泽宝旗下RAVA Power在寄给卖家的快递中放入了中奖的卡片,指责泽宝利用返还优惠券给消费者的契机操纵评论、获取用户信息。

 

这场风波致泽宝旗下六个主要品牌RAVPower、Taotronics、VAVA、Anjou、Sable、Hootoo波及,累计封号367个。其中,被封站点的收入约占泽宝2021年在亚马逊平台营业收入的72.52%。就2021年泽宝在亚马逊年度总收入20亿元推算来看,泽宝被封站点在去年的总收入或高达14.5亿元。

 

截至2021年年末,以上站点被冻结资金余额在3224万元。星徽股份亦因此对泽宝技术所在资产组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6.77亿元,对泽宝技术期末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16亿元。可以看出,亚马逊封号事件对泽宝的打击是比较严重的。

 

当然,发生改变的也不仅仅是泽宝的营收,还有泽宝与星徽股份本该“亲密无间”的关系。自2021年开始,泽宝创始人状告星徽股份,星徽股份状告泽宝创始人,双方之间纠纷似乎从未停止。

 

同时,在星徽股份管理层接手泽宝后,管理层面遭遇水土不服,人才流失亦是非常严重,有业内人士指出:管理层大换血加上亚马逊危机,为泽宝后期的发展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事实上,泽宝和星徽股份的纠纷也只是电商平台的一个缩影。近几年,对跨境电商大卖进行资本运作的上市公司不在少数。这些电商大卖被被并入上市公司后,在去年亚马逊封店潮中,几乎无一幸免,元气大伤,似乎也印证了业内人士的那句话:“一旦牵涉业绩对赌,多数没有好的结果。”

 

像我们之前提到的价之链对浔兴股份的10亿业绩对赌,对赌失败后引发了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创始人也是逃往海外,巨额业绩赔偿款难以追索。当然,浔兴股份电商板块也是没能走出亏损的局面。

 

毫无疑问,这一次又一次的鸡毛事件无疑也给行业上了一堂非常深刻的资本课,在未来,资本与跨境大卖之间的交流、业绩对赌等,或许都会发生一定的改变。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yujie@enec.net
分享:
3.11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0) 条评论
提交评论
疫情动态
  • 全国动态
  • 国外动态

当下确诊

较昨日

当下疑似

较昨日

当下确诊

较昨日

热门词条

下架

Shopee

购物体验

搜索引擎

脱欧

美国

产品下架

Google

在线零售

FBA

数据泄露

沃尔玛

假货

违规

封号

佣金

欧盟

宠物

日本

Prime会员

扫码加入圈子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