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daisy@enec.net

不给55万不停手,亚马逊卖家频遭勒索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何颖

2022-09-09 11:16

引言 在征战海外市场过程中,卖家吃够了黑灰产的亏,苦不堪言。而且据反馈,今年以来,这些黑灰服务更活跃了。

“好好销售着的链接,突然被人连续上差评,联系删评时,差评师突然找上来,并搬出一套“职业操守”理论:为对客户负责,下的单还没上完不能停,已经上的评论,若想删评需要付钱。”

 

“出单不错的链接突然被下架,查看后发现是被人恶意投诉商标侵权,想要对方撤销投诉就要给钱,经过一番申诉、投诉的拉锯战后,疲于应对的卖家也只能妥协,花钱了事。”

 

“被人一下子下了200单,然后又一单一单地退掉了,后来才知道是有人让服务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刷单任务,下单后再退货。”

 

……

 

这些糟心事想必很多跨境电商卖家都遇到过,而黑灰产业链正是操控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给竞对上差评”“恶意投诉侵权”“刷单刷评论”“恶搞同行”等跨境电商黑灰服务也不断滋生,极大地阻碍了跨境电商行业良性发展。例如经常有销量很好的优质产品链接被恶意投诉下架。

 

在征战海外市场过程中,卖家吃够了黑灰产的亏,苦不堪言。而且据反馈,今年以来,这些黑灰服务更活跃了。

 

开口就要55万,卖家频遭“商标流氓”勒索

 

在所有黑灰产中,抢注商标,反复投诉卖家侵权,然后在卖家不堪忍受折磨时,提出钱财要求,这样的事情在业内并不少见。

 

日前卖家李安(化名)向亿恩网爆料,他有6条链接遭到了商标侵权投诉,链接全部被亚马逊下架了,“投诉人注册了德、法两国9/10/11类商标,我们的是欧盟商标,在11类(灯具类)。”

 

事情发生后,李安立刻意识到自己被“商标流氓”盯上了:“如果是竞争对手,他一上来肯定给你造成最大伤害,而且我们所在类目还算比较平和,这几年也没有打来打去,但现在这个明显是先将商标注册上,但在亚马逊上并没有投入使用,看到有用这个商标的卖家,就去投诉对方侵权。”

 

李安的商标在2018年就已经拿到证,而投诉人的商标是今年初才提交的,按照欧洲最快下证时间算,他们也才拿到证书不久。另外,观察双方的商标也可以看出投诉人明显钻了空子。双方商标的商标都使用了同样的字母,只不过大小写上有区别。李安的商标首字母为大写字母,其余全部为小写字母,而对方的商标采用的全部都是大写字母。

 

“如果审核不严,理论上这些商标都可以申请下来。”李安无奈道:“商标下来后,他们看到平台上哪个链接卖得好,就投诉哪个。”

 

李安的产品在欧洲几个主要国家都有出售,链接下架中断了他们的销售,不过幸运的是遭到投诉的不是主链接。现在遭到投诉的链接有的是已经过了季节的季节性产品,有的是刚到货,另一方面法国也不是他们的主要站点,因此受影响的销量金额在一两千欧范围内。

 

虽然发过去的邮件并没有得到回复,对方也没有表明目的,但李安清楚他们最后的目的就是要进行勒索。“我们申诉回来了,他又来投诉,就是这样不断恶心人,想让我们服软跟他们谈判。”李安称,“商标流氓”就是利用卖家“耗不起”的心理作案的,“现在他们的商标也注册下来了,他简单进行投诉就能停掉我们的生意。”

 

李安计划下一步找律师将对方的商标进行无效处理,在与投诉方拉锯的过程中他无奈道:“今年太难了,不仅生意难做,还碰上了这种糟心事,以前没有白头发,现在都长起来了。”

 

李安的遭遇并不是孤例。不久前,一名资深亚马逊运营在一个行业论坛上也曝光了自己的类似经历。这名运营既愤怒又无奈地称,有人在德国抢注了他们产品配件的同名商标,并在亚马逊上进行详情页侵权投诉,链接直接被下架。

 

与李安遭遇的同类目投诉不同,这是跨类目投诉。该运营介绍,他们的商标已经在美国、欧盟和英国进行了注册,并在亚马逊上进行了备案,产品是在商标范畴中,但配件不是,且配件和产品不属于同一个类目。没想到这却让“商标流氓”钻了空子,在德国抢注了配件的同名商标。然后在亚马逊备案,进行侵权投诉。

 

虽然链接可以通过提交商标证书申诉回来,但对方嚣张直言,他们不仅可以投诉详情页侵权,还可以投诉假冒产品,以及投诉商品包装上有商标,让链接反复下架,甚至还可以花1千欧元让律师发德国快速临时禁令,冻结卖家账户,时间长达28-45天,期间账户所有链接均为下架状态。

 

他们曾尝试像李安一样将商标无效掉,然而据这名运营介绍,他们的律师回复,从开始收集证据,到向亚马逊要求对方的品牌无效,不可以继续投诉,至少需要半年时间。

 

销售中断半年,对卖家来说根本耗不起。期间,他们还联系过服务商、亚马逊招商经理,甚至还报警处理,但始终无法有效解决。

 

最终该运营所在公司被迫选择妥协,交易了商标,而对方勒索的金额高达8万欧元(以昨日的汇率换算约为55.7万元)。

 

这种自己含辛茹苦打造起来的链接,就这么被人轻而易举地毁了,那种心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在跨境电商行业,不仅是抢注商标投诉侵权,很多黑灰产服务都能让卖家努力打造的链接毁于一旦,例如上差评。

 

创业遇到“跨境差评师”,某大卖前高管不淡定了

 

现在正在创业期的张琳(化名)是某上市大卖的前高管,以前并没有接触过跨境黑灰产服务,只是有所耳闻,创业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真正遇到时,还是无法完全淡定。

 

不久前张琳向亿恩网爆料称,自己的一款产品有一段时间陆续被人上差评,当时有怀疑是同行恶搞,但因没有直接证据,没有采取行动。

 

某一天,张琳突然收到了一封中介信,订单上显示为退款,加了微信后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个服务商,且明显看出是那种恶搞的中介,“当时想到订单是退款的,并且给了很多差评,联想到之前的遭遇,就试着问是不是他做的,结果他承认了,说是有人花钱请他做的。”阴差阳错和给自己产品上差评的服务商联系上,张琳当时很意外。

 

但有时候巧合可能是有心人的精心安排。在与该服务商联系上后,张琳试图让对方停止上差评,但其表示别人下的单还没上完,停手的话无法收到钱,但张琳如果想删除已上的差评,可以付费帮忙删掉,“他当时的意思就是,别人付了钱,他就提供服务,但也同情我们的遭遇,可以有偿帮忙删掉差评。”

 

后来张琳证实该服务商是在两边通吃,先收别人的钱给卖家上差评,完成之后又联系被上差评的卖家,表示可以收钱删除差评。

 

张琳解释:“后来有很多订单都收到了这个服务商的信息,通过这些订单,他留言称有人恶搞我们,想要删除差评就联系他,还有其他卖家反馈,已经花钱把差评删得差不多了,但还是能收到其他订单,在这些订单里的留言里,也给出了同样的说辞。”

 

“这种行为相当于敲诈,我们不想给他钱。”张琳表示他们已经报警。

 

但因为这些差评,张琳的产品从4.8星的评分,掉到了4.2。要想消除这些差评的影响,重新拉高评分,就需要获得更多的订单,因此张琳需要在广告费,以及售后服务上投入更多,“这样算下来我们大概损失了10万。”

 

创业期就遇到这样的事并没有打击张琳的信心,也没有就此认为行业不好,反而更坚定了她规范化、合规化运营的发展思路,例如产品上架销售前,把商标、专利这些先注册申请了,避免后期像前文一样被人抢注然后投诉侵权,甚至勒索。

 

但黑灰产服务并没有因为卖家合规经营而减少,今年反而有增多的趋势。

 

成本上涨、内卷加剧,助长黑灰产发展

 

很多卖家反馈,今年以来,“商标流氓”勒索、被竞争对手上差评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频率更高了。这是因为日益严重的内卷环境以及不断上涨的成本,给黑灰产服务提供了发展的土壤。

 

有数据显示,自2020年以来,亚马逊已将履行费用提高了30%以上。除了亚马逊,许多第三方物流提供商也提高了他们的费用,例如USPS、FedEx和UPS在过去两年都提高了费用并引入了高峰假期附加费。不仅物流费用上涨,卖家在广告费用等成本方面的支出也不断增加。

 

另一方面,卖家数量在不断增加。Marketplace pulse数据显示,2020年,亚马逊上有600万卖家,且据Jougle Scount预测,2021年有150万新卖家加入亚马逊。如此庞大数量的卖家聚集在亚马逊上,使得同类产品竞争越来越激烈,很多时候搜索某一关键词,得出的商品结果能高达几十页。

 

在这种情况下,卖家为了让自己的产品被消费者看到,就会寻求黑灰产服务,而这些服务可能会运用到自己身上,也可能会使用到竞对身上。

 

例如,在刷评上,人们固有的印象都是认为卖家会给自己刷好评,以此来提高排名,拉高销量,然而随着亚马逊对虚假评论打击力度升级,很多卖家意识到,最有效的竞争策略不是给自己刷好评,而是为竞争对手刷。

 

来自美国的卖家扎克·普兰斯基就曾遭遇过这种事。他在亚马逊上出售的一款产品一夜之间获得了16个五星好评,通常这款产品一天只有一个评论,且这些评价似乎是从其他地方直接剪切粘贴过来的。

 

一脸困惑的扎克本着以防万一的心理,向亚马逊报告了此事,而这些评论大多数在几天后也消失了,以为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的他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两周后,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亚马逊的邮件,邮件内容显示,扎克操纵了网站上的产品评论,违反了亚马逊的政策,销售的产品已经被下架。

 

随后扎克了解到,这是因为竞争对手从服务商那里给他的产品购买了五星好评的服务。因为竞对的这个操作,扎克账户资金被封,链接被下架,若想上诉将店铺要回,需要经历长达数周的时间。卖家在亚马逊上的竞争格局瞬息万变,可想而知,当扎克的链接重新恢复销售时,或许已不复当初的位置。

 

对卖家来说,不仅需要监测差评,也需要对好评保持警惕。但黑灰产的应用场景不仅如此,还包括删除不利评价、恶意引流、刷单等。

 

例如,有的卖家会通过服务商多次购买竞对的产品,然后再让他们退货,并给出差评。作为亚马逊卖家,需要保证账户具备一定的指标,如果短时间内退货太多或差评太多,产品或帐户会有下架和冻结风险。

 

在这条灰黑色产业链中,服务商会和一些亚马逊内部员工合作,帮助卖家删差评、恶搞竞争对手、恢复被下架链接等。

 

今年早些时候,外媒就曾报道,两名隶属于一个专门第三方亚马逊卖家提供违法灰产服务团队的纽约居民,承认他们参与了一项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操纵亚马逊市场的计划:通过向亚马逊员工和承包商行贿,从而使他们通过自己特有的权限,为部分卖家谋取不正当利益。

 

如获取亚马逊的机密商业信息;让被暂停的第三方卖家和产品列表在市场上恢复;规避亚马逊对某些产品的限制;通过歪曲商品来源来获取受限产品类别;操纵客户评论;并监视和攻击其他商家和产品列表等。

 

亚马逊大力整治,剑指“跨境黑灰产”

 

黑灰产破坏了卖家间的公平竞争,损害了平台声誉和形象,扰乱了秩序,近年来亚马逊一直加大力度对这些服务进行打击,构建公平健康的营商环境。

 

今年初,亚马逊发布通知称,2019年以来,亚马逊已协助并与上海、河南、山西公安机关合作,完成多起跨境电子商务灰产组织和非法卖家案件调查。案件涉及的违法行为包括非法买卖公民个人身份信息和公司营业执照以试图在亚马逊海外站点上注册卖家店铺并从中牟利、制造恶意评论、刷单炒信等。

 

在亚马逊通报的几起案件中,2021年,亚马逊就协助了山西省太原市公安机关完成一起在亚马逊上进行出口跨境电商业务的某中国卖家恶意攻击其他中国卖家的案件的调查。本案中,某卖家通过雇佣相关服务商故意给受害卖家店铺商品发表差评、恶意购买受害卖家店铺的大量商品再集中退货等行为导致受害卖家的店铺被封。

 

相信很多人士都仍记得2020年业内曾频繁传过一阵“非法服务商被抓”的消息,当时有消息显示,服务商行业遭受大洗牌,不少亚马逊非法服务商被抓、失踪,而卖家的账号也被牵连封号。有人还在朋友圈爆料,有删差评的服务商已经被抓进去关了数十天。

 

虽然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但因为并没有具体的事件被曝光,因此也慢慢沉寂了下来,然而今年亚马逊官方发布通知后再回看这件事,才知道当时并非空穴来风。

 

在亚马逊与黑灰产业链对抗过程中,卖家感触最深的或许就是其对“虚假评论”的打击了。去年,许多大卖都在栽在了上面。亚马逊表示,仅在2020年,它就利用机器学习模型和专门的员工团队,拦截了超过2亿条可疑的虚假评论。

 

与此同时,在2021年,亚马逊还对两家最大的刷单机构AppSally和Rebatest提起诉讼。就在上个月,它还在西雅图的金县高等法院对六个网站提起了单独的诉讼:virtualexperts.net;auctionsentinel.com;amzonbulkreviews.com;accfarm.com;climbazon.com;和 tahoevine.com。理由是,这些网站让商家有能力为亚马逊上的虚假产品评论付费。

 

根据电子商务顾问Pattern的分析,亚马逊上销售的产品评价增长一个星级,可以将销售额提高多达26%,这就是“刷评”服务得以存在,并屡禁不止的原因。根据欺诈性评论检测服务Fakespot的数据,2020年评估的7.2亿条亚马逊评论中约有42%是虚假的。

 

财帛动人心,黑灰产服务存在的原因并不难理解,但亚马逊也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即对这些行为“零容忍”。

 

2021品牌保护报告中亚马逊指出,去年,亚马逊通过有效措施阻止了逾250万次异常的卖家账户注册;阻止了40亿条不良产品listing在其网站上架,并清除了超过300万件假冒产品。

 

这些数据足以证明亚马逊打击跨境黑灰产的决心。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jingjing@enec.net
分享:
9.48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1) 条评论
评论
热门词条

大促

账户

沙特

市场规模

订单

广东

CPSC

恶意竞争

缺货

安克

增值税

厨房用品

汇率

Snapdeal

自营

美国市场

服装

Meesho

家居产品

深圳卖家

收藏
0
1

—分享—

社群

扫码加入社群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