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services@enec.net

从喊着救市到宣布破产,全易只用了5天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何颖

2022-06-16 11:12

简介 最新消息!近期引发热议的深圳全易跨境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易”)宣告破产。

最新消息!近期引发热议的深圳全易跨境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易”)宣告破产了。此时,其负责人姚女士宣称的“不会破产,要救市。”的话语仍言犹在耳。而从她说出这句话,到发出破产告知书,仅仅过了5天。

 

近期相信很多卖家都在讨论全易筹款数百万赎货的事情,亿恩网也对此进行了报道《暴雷!深圳货代资金链断裂,让客户筹400万赎货》。此事一出,行业内一片哗然,不少人纷纷表示,那么无赖的人还是头一次见。在文章评论区,有一个高赞的粉丝留言这样表达他看完文章后的感受:“反正我没钱,你们受害者给我钱才能赎货,我不是无赖,我这样是在做拯救物流市场的英雄啊。”“我真的替那个负责人感到羞愧。”这名粉丝最后感叹道。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当初那个斩钉截铁说要救市,不会破产的人,短短几天就啪啪打脸了。


事实上,全易破产并非没有预兆,比如它的前员工爆料,该公司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且存在严重拖欠薪资的情况。又比如,有人爆料,经过他们实地探访,全易通告变更的新仓库地址是假的。


物流服务商换壳重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很多物流服务商的操作是,一个公司出事后,迅速会换另一个名字的公司继续揽货。因此,此事难保不在全易身上重演。且姚女士控制下的另一家物流公司深圳金保通就曾因与华南大卖棒谷科技的运输合同纠纷而被行业广泛热议。


企查查显示,姚女士自身风险、相关风险和历史风险多达16条。可以说,姚女士及其下属物流公司的问题由来已久。

 

申请破产清算,前员工爆料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6月14日,全易发布的一则《公司破产告知书》打了还在想办法把滞港货物拿出来的卖家和货代一个措手不及。


图一.jpg


全易在告知书中表示,由于疫情等各种原因致使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产生了赔偿款和退费等大量债务,公司已经无法偿还这些债务,财务极其困难,已经无力再维持正常经营,只能宣告破产。现在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


在该告知书中,全易明确了三件事:


一、对员工采用N+1的遣散方式,发放遣散费用;

二、对在途货物作弃件处理,根据丢件赔偿约定,给客户按照40元/KG的标准进行赔偿;

三、应付合作伙伴的各项渠道费用和收益,先按如实产生和已付款项进行全额登记。


全易称,现在需要在法院成立清算小组前进行资产、债权、债务登记,后续法院成立的清算小组将会根据登记信息进行核实。实际补偿、赔偿和支付金额以法院裁决为准。登记截止时间为2022年7月15日。


值得注意的是,全易在公告中表示,相关等级手续要到办公室办理。但据该公司前员工爆料,其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


此前全易发布筹款赎货公告时就曾表示公司的资金链断裂,而在此次发布的告知书中,全易也明确表示自去年开始公司运营已经出现较大的资金压力,管理层多方筹措资金仍无法解决。


关于全易的资金困境,从其前员工的爆料中得到了证实。


不久前,自称为全易港前客服的小薇爆料,全易已经拖欠其3个多月工资未发放,“人事通知我节后不必到岗,节后回来给我结清工资,节后回深,公司已人去楼空,问工资也没有下文。”


与此同时,小薇还称,被拖欠工资的并不止她一个:“只要(是)辞职,或者被开除的(员工),都拿不到工资,(甚至)离职的同事中还有去年的工资都未结清的。”


之前在仓库工作的全易前员工表示他也是被辞退的,且还被拖欠了差不多有半年的工资,“去年10月就开始出现拖欠薪资的情况,每个月只发一点点,(连)过年也(都)只发了一点点。”


与此同时这名前员工还反馈,目前他也找不到全易的办公地点,并且对方已经把他拉黑。


事实上,全易破产并非突然,而是早有打算。在小薇的爆料内容中,她就曾提到,6月8日她到劳动局申请调解时,全易并没有人出面,且劳动局工作人员转告她,全易表示要破产了,让她申请劳动仲裁。


另外,全易失联已经不是第一次,今年2月,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在处理与全易有关的一宗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件时,在送达公告中就曾这样说:“因你方下落不明,无法直接送达相关的法律文书。”


还有,6月5日,全易发布仓库地址变更通知称,因市场低迷,业务下滑,资金上涨,为了节省成本,6日起将仓库由深圳龙岗区吉华街道臻翰工业城C1栋一楼变更到深圳市龙岗区罗岗路5号满日鑫工业园1楼。但有人实地探访过后发现,这是一个虚假地址,那里是一个要旧改的废弃工业区,全易的仓库并不存在。

而全易的实控人姚女士在6月9日与亿恩网的对话中还斩钉截铁称“不会破产,要救市”,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实控人手握6个物流公司,风险警示多达16条


关注全易事件的人一定也有注意到,有一个人始终和它紧密捆绑在一起,那就是姚女士。企查查显示,姚女士虽然不是全易的法人,但却是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控股98%,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一职。


姚女士控制的物流企业并不只有全易。通过企业查查股权穿透图可以看到,她控制的企业还包括深圳金保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深圳广和顺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物保今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已注销)、深圳长颈鹿大件物流有限公司。与此同时,她还在深圳市华美优速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和执行董事一职。而这些公司的经营范围均涉及物流。


图二.png


亿恩网通过进一步查询发现,这些公司中部分早已问题缠身,其中问题最多的当属深圳金保通,2020年其曾因与业内大卖棒谷科技发生的运输合同纠纷而被业内热议。目前,深圳金保通自身风险有6条,关联风险有4条,历史风险多达12条。


自身风险方面,其分别在今年5月和6月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与此同时,2020年12月至2022年1月4次因合同纠纷和其他民事案由被起诉,其中最近的一起发生在今年1月,因合同纠纷案由被深圳一家物流公司起诉。


历史风险方面,其曾在去年9月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另外2019年9月至2021年9月4次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


图三.png


除此之外,历史风险显示,深圳市华美优速也在2018年5月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年11月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而处于本次风暴的中心全易也于今年2月因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由被起诉。


而作为这些企业的实控人,姚女士相关的自身风险(4条)、关联风险(7条)、历史风险(5条)也多达16条。


自身风险方面,今年5月和6月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93.18万元。此外,历史被执行人显示,她还曾在去年6月和9月被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和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总金额22.91万元。其中,申请执行人之一就是棒谷科技。


图四.png


历史风险方面,去年9月,她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因人员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此外,因深圳金保通与棒谷科技运输合同纠纷的案件,她在广州金保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股权曾被冻结,股权数额45.898021万。


据亿恩网观察发现,姚女士面临的这些风险,绝大部分的关联企业都是深圳金保通。


企查查显示,姚女士的所有企业共8家(广州金保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已注销),控制企业6家,在外任职7家,对外投资6家,担任法定代表人等5家。

一脚踩进深坑,中小货代直呼冤枉


据亿恩网统计,截至目前,全易发出来的公告/通知总共有4份,分别是仓库地址变更通知、筹钱赎货公告、委托艾希摩尔推进筹钱赎货事宜公告、公司破产告知书。


但也就是这四份公告,让业内的人见识了,全易如何在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从积极筹钱赎货,到迅速宣告破产的一个过程。


其中讨论范围最广的当属让客户“筹钱赎货”那一份。


“——这牵涉了多少货代,多少货主,多少无辜的家庭受牵连;

——让货主出钱赎货,这不就是妥妥的无赖吗;

——又来坑人了,真的是害群之马。”


但还没等人们从这份公告带来的气愤情绪中走出来,6月7日,全易又发布了另一份公告表示,因客户群体太多,大件线路复杂等情况,在众筹过程中产生很大分歧和不信任,导致众筹一直没有实际性进展。全易表示,为了解决所有人的顾虑,它委托了艾希摩尔光电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来推进此事。所有款项全部由艾希摩尔统一收取并与之对接进度。


与此同时,公告称,今后全易的欧洲超大件线路将由艾希摩尔、北京沃克委托运营。所有筹集的费用后续可以用于从艾希摩尔出货抵扣,每次抵扣10%,扣完为止。


公告强调,艾希摩尔是在承诺众筹成功情况下,进行全面运营并负责处理后续事宜。


图五.png


对于艾希摩尔的可靠性,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不过在涉事货代犹豫是否该相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第三方公司时,6月14日,距离这份公告发布仅过了一个星期,全易又突然变脸了,且这次直接放出“大招”:宣告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


而全易走向破产的过程中,已经有许多卖家和货代一脚踩进了深坑里,特别是这次滞港货物涉及的货代更是直呼冤枉。不少货代称,因为全易这一波操作,他们一年甚至更久都白干了。从近几日的反馈来看,这些踩坑的货代少的损失了几千元,多的高达数十万元。


其中,一名货代表示,他们就有两个柜子的货中招了,货值50万。另一位货代称他是去年12月掉到坑里的,走货前全易说好了卡航25天限时达,延误就赔偿1/kg,但最后走了120天,今年3月中旬才到,然而全易却赖账不赔,最后害得他们赔偿了自己的客户9万多元。还有一名卖家告诉亿恩网,他的货也在那批滞港货物中,算上运费损失了6千多美元,“4月份委托他们运输,正常的话从我发货到客户签收,五六十天就可以了,但这次却迟迟没到,询问我的货代时,先是5月6日说船晚到了,然后5月28日又说被查出申报不符,最后周二(6月7日)才突然告诉我全易资金链断裂了。”


此前全易筹钱赎货公告刚发布,就有资深物流商指出,全易这波操作不会成功,因为有些货物货值都没有运费高,另外柜子出来后还涉及拖车费、派送费等,如果全易有这些费用,那对那些货代来说又是另一个坑。


这个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因为有货代就曾在这里栽过跟头,那名货代表示自己的货12月出的,现在倒是清关出来了,但货仍在海外仓,就是因为全易没有支付海外仓配送费和租金,别人直接扣货了。


从上文可以看到,全易的问题由来已久,如今作为庄家的它宣告破产,可想而知会牵连多少中小货代,有些可能只是白干了半年、一年,而有些实力相对弱一些的,极有可能也会跟着破产了。一名从业多年的资深物流商表示,全易现在破产清算就相当于耍流氓,他们并没有资产可以支付给别人。


物流服务商接连翻车,乱象何时能止?


近年来,由于跨境电商行业迎来蓬勃发展,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物流行业竞争不断加剧,行业进入洗牌期,由此我们也看到了如某腾、某邦这种跑路、扣货这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如全易这样的事更不会是最后一个。在这个过程中,中小货代的压力会更大。


除了这些暴雷事件,从众多案例中可以知道,当卖家与物流商发生纠纷时,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卖家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发货前说得天花乱坠,出了事各种推脱。”棒谷科技就吃过这个教训。


上文曾提到,2020年,棒谷科技曾与姚女士控制下的深圳金保通发生过运输合同纠纷。由于延误,根据双方协议约定,金保通需要赔偿棒谷科技200余万元,但因为赔偿金额过大,对于白纸黑字签订的协议,金保通不承认了,表示只能赔偿20万,且还不是现金支付,需要通过走货抵扣。随后棒谷科技起诉金保通,官司于2020年9月立案,根据律师意见,棒谷科技要求金保通赔偿44余万元。


官司打了一年,最终以棒谷科技胜诉告终,去年10月判决款已到账。但最终棒谷科技收到的判决款仅为16余万元,与律师主张的赔偿金额少了很多,和协议规定的更是差距巨大。而且在这个官司中,棒谷科技还需要支付律师费等维权成本5万余元,减去成本,也就仅仅拿到了11万余元。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在二审判决书中,关于金保通公司应退还运费金额的争议,法院认为,金保通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存在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棒谷公司诉请金保通公司返还运费,实质系依据涉案合同第九条的约定向金保通公司主张其承担违约责任,具有合同及法律依据。但同时也表示,鉴于该条款实质为违约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违约金过高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适当减少。


这也就给广大卖家,以及货代一个警示,在签订相关运输协议时,千万不要被高额的赔偿金额所迷惑,因为在真正的司法实务中,协议中约定过高的违约金,并不会被全部支持。


作为大卖,棒谷科技在运输协议纠纷中维权都那么难,一些中小卖家和货代就更举步维艰了,甚至有些时候在发生纠纷时,很多货代因为维权成本比赔偿金额还高往往就放弃了。所以,在选择物流商时,学会避坑很重要。亿恩网在咨询一些业内专业物流人士后,得出了几点建议:


一、分散物流公司,不要把货全部委托给同一家物流公司运输,这样一家出问题后,不至于承担不起损失。

二、追求低价无可厚非,但需要设置风险线,要确保自己能承担得起这个损失,如果无法承担,就选择价格高一些,市场信誉好的物流公司。

三、在选择物流公司时,不能单一从公司大小和注册时间来判定他们的好坏。


物流是跨境卖家的货物顺利到达消费者手中的重要通道,然而近年来,跑路、破产等物流公司暴雷事件不断,在走货过程中各种纠纷更是频发,卖家们的共同心声就是希望这些乱象能早日停止。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yujie@enec.net
分享:
2.82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0) 条评论
提交评论
疫情动态
  • 全国动态
  • 国外动态

当下确诊

较昨日

当下疑似

较昨日

当下确诊

较昨日

热门词条

递四方

大卖

澳大利亚

德国

英国

爆单

销量

抖音

社交电商

社交平台

收购

广州

卖家

峰会

商务部

TikTok

评论

美国邮政

仓库

亚马逊全球开店

扫码加入圈子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