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services@enec.net

大批产品突被下架!Temu砍掉了一个类目?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赵艺兵

2023-01-10 10:10

9月初上线以来,Temu凭借超高的流量和超低的价格,吸引了大批用户,迅速成为美国下载量排名第一的APP,备受跨境卖家关注的同时,也引发大家吐槽:“Temu把慈善做到了美国,把砍一刀砍向了卖家。”

 

没有任何通知产品突然被大面积下架、遇到问题找不到人对接只能等、退货要被扣8倍的运费……一系列问题暴露出来,让卖家直呼失望。

 

Temu卖家李康讲述自己从入驻Temu到退出的种种无奈。其感叹:“那么大企业,内部的管理机制太混乱,如果不做出改变,这个平台或很难长久!”

 

产品突遭大面积下架

 

李康是一位工贸一体的卖家,在浙江有自己的行李箱工厂,供货之外,还通过线上线下发展零售业务,线上布局了国内的淘宝、拼多多、京东等平台。

 

2022年11月,李康接到拼多多主站招商经理的邀请,邀请其入驻Temu平台,进入跨境赛道。当时李康认为Temu是一个新渠道,会有一定的先发优势,因为国内电商一般都是这个规律。

 

11月底,李康正式入驻Temu,经营行李箱类目,他也成了该类目最早的一批卖家。由于平台有一定的流量优势,入驻一个月,李康在平台上出了100多单,对于客单价较高的产品而言,这个业绩还算不错。

 

就在一切向前发展的时候,12月25日,李康的产品突然被大规模下架了,和他一样,遇到这类问题的还有多位行李箱类目的卖家。

 

“产品被下架之前没有得到消息,只是看到自己店铺不能卖了。后来问了同类目的卖家,大家产品都被下架了,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平台也没有商家客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在群里发消息咨询也没人回复,后来大家索性不问了。”李康介绍。

 

后来,李康联系上当时邀请他入驻平台的招商经理,得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行李箱这个品类目前平台暂时“砍掉”,不做了。

 

李康进一步称,招商经理的大致意思是,因为行李箱品类运输体积大,空运运输成本太高,目前平台在找海运的承载方,让商家等消息,有明确的消息平台会进行回复,明确回复后产品可能会恢复上架,但具体日期还未可知。

 

就行李箱产品而言,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运费都是较高的,它属于抛货。比如一个箱子的实际重量是四、五公斤,但在实际的物流运输中,运费是按照外包装的尺寸来计算的,这会导致最后实际计算的运费成本,要比产品的净重高很多。

 

得知行李箱类目暂时被“砍”,李康懵了。在他看来,平台经营这个类目之时,就应该想到这个类目的特殊性,处理好运输问题,而不是现在出现问题拿卖家开刀,直接下架产品。

 

目前行李箱类目的很多卖家都面临着下架问题,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直等Temu内部处理。

 

然而,在李康和一众卖家产品被下架的时候,同在行李箱类目的其他卖家却还在正常售卖。这不免让其质疑:平台政策对卖家并没有一视同仁,不是说这个类目暂时不能做了,莫非同行有“免死金牌”?

 

后来李康得知这些正常售卖的同行,和他并非一个招商经理管辖。

 

在李康的招商经理告知其类目因运费问题调整时,这个品类产品并没有完全被下架,这让人匪夷所思,莫非平台下架产品还要区分卖家,内部政策完全不透明吗?

 

1月4日李康又有新发现:此前行李箱类目一些未被下架的卖家也中招了,他们的产品也遭到了下架。

 

“我们自己公司去看了同行在前台的售卖情况,1月4日当天整个品类几乎都被下架了,很多同行在这一天中招,这似乎证实了招商经理所说的类目被暂停。但是,仍然还有少量产品在售卖。作为卖家,你完全不了解平台的政策到底是怎么样的!”李康表示。

 

退货费用高出8倍

 

据了解,李康等行李箱卖家很多都是使用备货进仓的形式,即先把货物发到Temu的广州仓库,然后才开始上架有动销,很多人备货数量不小,李康自己就有货值几万的货物。现在卖家们的产品被突然下架,货物只能暂时躺在平台的仓库里。

 

李康也想过维权,不过他直言商家维权太难了,找不到地方投诉。

 

“我打过拼多多国内商家客服电话,因为我们之前做主站的时候有问题都找商家客服来解决,这次打了四个电话,都是隔着时间打的,客服回复过两天会联系你,一直往后推,到最后也没人联系,这次客服说元旦之后再说,后来也不了了之,根本找不到人解决问题。”李康说。

 

12月25日产品被下架至今,李康能做的只有等待。如今产品被下架,一切都成了空谈。

 

因为几万的货躺在Temu的仓库,李康不知道是否会被收取仓储费,便想着把这些货暂时拉回来,但是却找不到对接此事的人,咨询之前对接入驻的招商经理也一直未得到回复。

 

“我产品被下架了,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管了,货还在平台的仓库里,哪怕它不值钱,我也不能不要。事情终归要解决,哪怕我不做了,那你把我的货退回来,或者说给我一个期限,什么时候能解决也可以,现在的情况是招商经理跟你对接的时候在,平台内部政策一旦有变,就完全找不到这个人,发信息打电话都不回复。”李康显得有点激动。

 

图1.jpg

 

谈及退回仓库的货物,李康直言平台的退货体系比较复杂,流程也很繁琐。退货收费比较高,如果卖家打包发货不规范,或者发货中间可能出现问题,Temu仓库往供应商处退货,价格高的离谱。

 

以自己所在的行李箱类目为例,平台的退货有的时候通过快递,有时候通过其他渠道。如果是快递渠道,一个售价不到200元的行李箱,退回的运费就接近100元。像国内渠道的物流,从浙江发往广东,走陆运的物流快递费用大概是20多元,Temu的物流拉回来也是走的陆运,比市面上普通的物流费用贵了大约3-4倍。

 

假如卖家有经常合作的第三方物流,同样的距离价格还会更低一些,20多元的费用可能只需十几元,而平台退出的费用却要大约百元,价格高出了大约8-9倍。

 

而且退货产生的费用,平台是通过卖家账户直接扣的,不会给卖家任何通知。所以,作为卖家并没有质疑和左右的空间。

 

为了不被克扣高额的退货费用,在产品被下架之后,李康想用自己合作的物流把货从Temu广州的仓库拉出来,为了处理此事,他连续几天联系平台的客服,咨询这批货具体该怎么退回,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平台的这项操作已经不是很坑的问题了,我都可以去消协或市监直接投诉。”李康直言。

 

经营一个月亏损几万元

 

如今产品被下架,货物还在Temu仓库无法拉回,李康的心情十分低落。回想做Temu的一个多月,他前后投入共计有6万元左右,出了100多单,但收到的回款只有2000多元,他对平台的结算机制产生了怀疑。

 

虽然是Temu卖家,但李康直言完全看不懂平台的结算机制。在他看来平台的结算周期很长,而且卖家很难控制,因为平台在海外妥投之后,才会给卖家结算,但什么时候完成妥投,卖家并不知道。

 

李康称,自己的产品售卖了一百多个,但后台的实际销量和客户的到手数量完全对不上,已经快一个月了,可能有高达80%的订单还没开始运输。所以目前的结算款只有2000多元。如今产品被下架,投入的几万元的货还在仓库,这些都是亏损。

 

就利润而言,李康直言经营一个多月,出过的每一单基本都没有利润。首先平台把价格压得很低;其次相对国内电商而言,Temu的打包相对繁琐,需要有人一直盯着,人力成本需要投入;最后取决于平台性质,平台走的路线就是出售少数畅销商品,以这些特价品揽客,例如不到1美元的产品随处可见,尤其是刚上线的时候。

 

凭借大力度的折扣和慷慨的优惠券,Temu已经成为“喜欢捡便宜货者的新宠”。低价成了Temu的标签,其中不少人还会成为回头客。例如,一位消费者首次浏览Temu网页便被便宜的价格所吸引,一口气采购了14件商品,几天后她又来到Temu上花223美元采买了多达34件商品。

 

喜欢低价的消费者助推Temu在“黑色星期五”购物季拿下了700万美元的销售额,也让其2022年11月的营收较前一个月暴增3倍左右。

 

就平台性质而言,李康认为Temu其实还是在延续国内拼多多的老套路,就是靠低价吸引顾客。即便这样,他仍旧觉得Temu的这种低价打法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因为当时招商介绍的时候就提到了这点,他也想着慢慢坚持,跑量供应。作为一家生产自造工厂,后续自己可以控制成本,把利润找补出来。

 

根据李康的介绍,相比国内电商平台,Temu的利润要少30%-40%,再加上本身是出海方向,所以算下来根本没有利润,尤其是平台突然取消了物流补贴,更是直接冲击了卖家们的利润。

 

刚开始的时候,平台补贴所有运费,卖家在供货价格方面做让步。后来平台突然改变政策,让卖家承担一半的运费,很多卖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关键是卖家承担一半运费之后,利润受到冲击,部分人想涨价找补,然而平台却告知卖家不能涨价

 

李康没敢涨价,在他看来一个新平台前期就是跑量的,不能过分追求利润。没有利润的另一个关键点则是很多卖家提到的内卷问题,对此李康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两点:

 

第一,Temu上卖家竞争确实激烈,尤其是一些平台支持的、价格较低的类目,卖家之间都在供货价格上大战,平台从中筛选价格最低的商家。

 

不过从行李箱小类目来看,竞争程度还好,首先国内做这个品类的商家没有那么多,其次,这个品类倒货源的形式并不好做;最后,资金量占比也相对较高。

 

第二,取决于平台内部的核价机制,行李箱在包包的大类之下,在这个大类目里,平台的核价机制拉得很卷,还要求卖家一再让价。

 

据了解,在同一个产品中,假如有2000名卖家向Temu提出申请,可能只有10%的卖家通过,这些卖家将样品送到Temu进行第二轮筛选,Temu在同类产品中挑选价格最低的20家,这20家必须确保产品价格最低,一旦新工厂入驻并能以更低的价格提供类似的产品,Temu便会甩掉价格更高的供应商。

 

Temu合作的卖家必须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随着Temu的发展,许多工厂将展开激烈的竞争,而生存下来的少数赢家将获得市场的全部利润。所以,Temu要求卖家既要保证产品价格最低,又要保证质量过关。

 

Temu平台本身的标签就是低价,尤其是刚刚起步的时候,肯定要砸得很猛。从商家的角度而言,任何人都不想错过一个新的销售渠道,可能前期哪怕不赚钱,也不想错过机会。

 

对卖家没有契约精神

 

在李康看来,Temu背靠拼多多,拼多多在国内迅速得以发展,其经营理念肯定有一定可取之处。

 

作为一家工贸一体的卖家,李康也认同拼多多创始人黄铮的经营理念,包括拼多多压价,关注产品性价比的经营方式。从卖家的角度来说,虽然自己利润空间受到很大的压缩,但是让利的受益方回到了消费者身上,最终消费者才是经营的核心。

 

图2.png

 

李康称,相对来说拼多多这么大体量的一个企业,应该拥有完善的管理机制,出现问题的时候会有相对规范的处理流程,但在跨境这个渠道,其流程、机制让人无语。

 

第一,招商对接。招商经理好像永远不在,产品下架之后,或者渠道政策有改变,卖家永远不可能从招商经理那里得到消息,而且自己经营过程中出了问题,也找不到人来帮忙处理善后。招商的时候,招商经理会给卖家取些空头支票,后续对接完全和当初口头承诺的不同。

 

第二,流程机制。卖家找不到人对接,有了不好的体验也没有再往上去反馈的通道,除了跟平台方的招商经理,基本是没有其他人管,也找不到能制衡招商经理的人。

 

第三,政策不透明。平台内部政策不统一,同类产品下架形态、方式、时间均不同。下架产品、政策调整基本上都没有提前通知,卖家很容易被突发问题绊住,也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作为拼多多卖家,李康跟随企业走了多年。他直言:“很难想象这么大的企业在做一项新业务的时候,会懒成这个样子。从卖家的角度来说有点不太理解,完全感觉不到Temu和卖家之间相互合作的关系,对卖家完全没有契约精神。

 

Temu作为一个新的销售渠道,整个运作方式的底层逻辑其实就是利用国内中小商家的供应链去做国际竞争,它真正依赖的基石是国内的中小商家,但是平台对中小商家的合作态度,让人很难理解,也很难推断平台真正的用意是什么?

 

不过,李康认为Temu高层的运作方向是好的,但现在平台的内部管理机制太混乱。此前,拼多多陈磊谈出海业务时提到:“不会重复别人做过的事,会从消费者的需求出发,创造独特的价值。海外业务不会一蹴而就,其中积累的经验将对团队很有价值。”

 

和李康一样,千千万万的中小卖家,本着不想错过新的销售渠道,抓住更多的增长机会的初心入局Temu,他们暂时牺牲掉自己的利润,和平台一起赌一个未来。

 

对于平台的未来,李康说自己无法判断经营长久的问题,但现在的核心是平台要解决问题。比如,行李箱品类因为运费问题暂时不做了,直接去大批量下架卖家产品。

 

出现运费较高的问题,作为平台方,应该去控制国外出海端的运费,比如可以在空运渠道之外,找一些时效较高价格比空运更低的海运渠道,而不是继续找供应商压低价格。与其和供应商在价格上面东拉西扯,不如去找一个价格合理的海运承载方,来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从平台处理事情的方式上看,我觉得能维持高增长,或者说能真正走得长远的企业不应该是这样的。”李康说。

 

卖家梦想和平台一起赌未来,却在半路被抛下了!

 

如今李康的产品被下架,货物堆在仓库,他决定拉回货物,从此退出Temu平台,然而却得不到回复,也找不到人对接,对于Temu平台的未来,他直言完全看不清。

 

(文中李康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yujie@enec.net
分享:
14.62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0) 条评论
提交评论

扫码加入圈子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