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coco@enec.net

深圳大卖胜诉!母公司面临巨额赔偿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赵丹

2023-07-27 10:44

引言 在跨境圈,大卖和上市公司的“爱恨情仇连续剧”似乎一直都在上演。

在跨境圈,大卖和上市公司的“爱恨情仇连续剧”似乎一直都在上演。

 

星徽股份败诉!赔偿泽宝超2000万元

 

近日,深圳大卖泽宝母公司星徽股份发布公告称,此前泽宝创始人及主要股东控告星徽股份关于股权限售的纠纷正式落幕。


图1.jpg

 

判决结果是,星徽股份所持有被告公司的全部股份限售措施解除,并履行相应信息披露义务,还需要向泽宝创始人及主要股东赔偿因未及时解除股份限售造成的损失,合计人民币2048.23万元。

 

此次股权纠纷要从2018年说起。

 

当年,星徽股份与泽宝创始人团队协商收购当时市值超过星徽股份的泽宝,并定下15.3亿元的并购交易价格。作为附加条件,双方签订了为期三年的业绩对赌协议,要求泽宝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8亿元、1.45亿元和1.90亿元。

 

而泽宝亦是不负众望,连续三年完成了对赌协议,业绩翻番,2018年-2020年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元、1.54亿元和2.47亿元。

 

在泽宝完成对赌协议之后,本应是皆大欢喜,根据此前股权锁定的承诺,理论上对赌完成,在2021年,锁定的股权也可以解除限售可以流通了。

 

但是2021年亚马逊的封号潮让泽宝的经营业绩遭受重创。泽宝旗下的六个主要品牌RAV Power、Taotronics、VAVA、Anjou、Sable、Hootoo被波及,累计封号367个。其中,被封站点的收入约占泽宝2021年在亚马逊平台营业收入的72.52%。

 

毋庸置疑,亚马逊封号事件对泽宝的打击是比较严重的。在星徽股份管理层接手泽宝后,管理层面遭遇水土不服,人才流失非常严重,有业内人士指出:“管理层大换血加上亚马逊危机,为泽宝后期的发展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星徽股份针对泽宝业绩重创的责任问题并没有给出相关回复,但是却直接将发行给泽宝多个股东的公司股权进行了限售,直接锁定股权无法套现。

 

于是在2021年9月份,泽宝原创始人等多个股东起诉了星徽股份,要求其赔偿因未解除股份限售对泽宝造成的损失,按4 倍LPR的标准计算,涉诉金额为14,834,192.95元。

 

最终,星徽股份败诉,被判所持有泽宝的全部股份限售措施解除,同时还需要向泽宝创始人及主要股东赔偿因未及时解除股份限售造成的损失,合计人民币2048.23万元。

 

星徽股份此次案件败诉有可能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股权结构造成一定的影响。因为星徽股份此次判决需要赔偿的金额超过了2000万元,会对公司的财务造成压力。与此同时,在股份限售措施解除之后,这部分股份可以进行自由交易,公司的股权结构也会发生变动。

 

针对此次案件的判决结果,星徽股份对外表示会进行评估并采取相应的措施来应对。星徽股份有可能会进行上诉或者与泽宝进行协商,以减轻对公司的不利影响,但是具体的应对措施还没有确定。

 

泽宝与星徽股份纠纷不断,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

 

星徽股份和原泽宝创始股东之间可谓是纠纷不断,除了股权限售纠纷以外,还有股权转让纠纷,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

 

图2.jpg

 

在去年6月份,星徽股份起诉泽宝原创始人孙才金、朱佳佳等利益相关方,要求将泽宝的收购款从15.3亿元减至4.3亿元,而被告孙才金等需返还星徽股份10.4亿元收购款。

 

关于起诉的理由,星徽股份表示,在业绩承诺期内,被告泽宝创始人及其利益团队为实现业绩承诺,操纵泽宝违反亚马逊公司的规定,导致亚马逊封号事件发生,公司蒙受巨大损失,并且导致泽宝无法继续保持原有的经营模式。

 

这并不是星徽股份第一次起诉泽宝创始人,在2022年年初星徽股份将泽宝创始人孙才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告上了法院,原因是在过去几年内,泽宝在境外经营的子公司被美国、德国、法国税局追缴税款,未缴及拖欠税款累计高达5000万人民币。要求孙才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等重组业绩对赌方按照《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履行相关赔偿义务。

 

近几年,星徽股份诉讼案件不断。 除了与原泽宝创始股东之间的案件以外,星徽股份旗下多家子公司涉及供应商的赔偿货款、违约金等费用,被多家公司状告,案件历经很长时间,最后以星徽败诉、被判支付供应商超5000万而告终。

 

近日,泽宝母公司星徽股份披露了一份公告。 除已经披露的诉讼事项外,目前公司及子公司连续12个月发生的累计诉讼、仲裁事项涉及金额合计约为人民币1722.92万元,占据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22%。 

 

据了解,这一千多万的涉案金额中,主要涉及两个诉讼案件,都为买卖合同纠纷,目前都处于审理中,不过涉及的金额有所不同。一是2023年6月25日,与江苏道为户外用品有限公司发生的买卖合同纠纷,涉案金额达1513.96万元;二是2023年6月28日与广州花出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的买卖合同纠纷,涉案金额达194.41万元。

 

事实上,星徽股份自身出现的问题不仅仅是诉讼缠身,还有营收和利润双双下滑的问题。

 

根据星徽股份公布的财报数据,2022年星徽股份的营业收入为23.51亿元,同比下降了35.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5.2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33亿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5.80亿元。

 

2023年第一季度,星徽股份的营业收入为4.6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20.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5.91万元,对比上年同期扭亏为盈。

 

针对公司营收下滑的原因,星徽股份表示在通货膨胀加剧、海外消费下滑等多重因素影响下,2022年前期积压存货处理不及预期,处理费用增加,销售规模下滑,销售毛利较低。

 

总而言之,星徽股份和泽宝这一次又一次的鸡毛事件无疑也给行业上了一堂非常深刻的资本课。长期的诉讼缠身对其发展来说,总归是不利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jingjing@enec.net
分享:
12.21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0) 条评论
评论
热门词条

社交平台

收购

广州

卖家

峰会

宁波

商务部

TikTok

评论

美国邮政

仓库

亚马逊全球开店

罢工

保证金

圣诞节

印度

罚款

玩具

法国

天猫国际

收藏
0
0

—分享—

社群

扫码加入社群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