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services@enec.net

不干了!多位卖家离开亚马逊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刘霞

2022-11-18 11:17

亚马逊运营经常说,要丢掉幻想,趁早“改行”!其实,“改行”是不是也是一种幻想?

 

诸多打工人,身为亚马逊运营,却经常向往“外面的世界”。

 

当年亚马逊,刚开始觉得还行,近两年发现这个行业越来越难做亚马逊平台越来越坑,有机会一定要转行”。仔细观察会发现,类似这样的言论几乎每天都在跨境圈“回荡”,更会在亚马逊某项“坑爹”政策发布后讨论度达到高峰!眼下正是年底,“辞旧迎新”的时刻即将来临,这意味着,亚马逊人想要逃离现有工作环境的心更加蠢蠢欲动!

 

小刘(化名)就是其中一个,当时听身边亲戚说这行前景不错,就直接入坑了,从2017年到现在,一直从事亚马逊运营工作,从公司的新人员工混到现在的管理岗,职业生涯已经到了天花板,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日子就会如现在一般无惊无喜地走下去。

 

“到现在旺季还没有一点感觉,每天都觉得水深火热,如果有其他出路,早改行了。”小刘认可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很多公司做得好,自然赚得盆满钵满,但是自己所处的小公司俨然不能被称作“跨境优等生”,甚至有时候会在倒闭的边缘徘徊,公司发展现状决定员工薪资情况,去年她平均薪资还能达到1.3W,今年可能只有1W,到手的钱少了,改行的念头也会更加迫切。

 

然而对小刘来说,改行只能是想想而已,因为改行后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且换个新行业意味着一切就要重新开始,她本身已经35岁了,觉得这是个招聘公司看一眼都嫌弃的年纪,若是真的改行,只会毫无竞争力,继续留在这一行起码还能混口饭吃。

 

都说亚马逊运营的出路,要么往管理层发展,要么改行,要么单干,已经跻身管理层的小刘,不适合改行,也不想单干创业,她认为现在整体的大环境并不好,不是单干的好时机,身边又发生了太多朋友创业“亏本失意”的例子,更加劝退了自己想要单干的心,思来想去,维持现状都是最合适的选择。

 

挣扎中的小刘,正是亚马逊运营们的典型代表之一,想走不能走,只能勉强留下来。你为什么想要放弃亚马逊?亚马逊打工者除了单干,只能改行?如果不做亚马逊了,我还能做什么?如果脱离了现有职业,会不会发展得更好?……带着你所关心的几个疑问,小编采访并整理了2位亚马逊人“转岗”的“前世今生”,第一位从其他行业入坑亚马逊,“大赚大亏”后转做B端;第二位毕业就做亚马逊,坚持数年后由亚马逊运营转做服务商……希望他们的人生故事,能给迷茫的你带来启发。

 

前亚马逊卖家总结工作内容:运营技巧没学到多少,就学会了各种申诉……

 

R(化名)现在在一家公司做阿里国际站运营,算下来,已经入行了B端2年多时间。

其当初离开亚马逊的理由非常简单:混亚马逊三年多时间,一直在灰色地带打滚,运营技巧没学到多少,就学会了各种申诉……时隔数年再回想起这段短暂且“魔幻”的亚马逊旅程,R依然觉得往事历历在目。

 

其实,最开始R所从事的职业和跨境电商毫不相关,由于大学学的是机械专业,毕业后自然而然地做起了机械工程师,当时身处东莞,月薪也就4500块钱。2016年10月份,R正在辛苦画图纸时接到朋友电话,邀请他一起合伙创业做亚马逊,在这之前,他从来都没有听过亚马逊。

 

朋友反复声称“亚马逊比打工赚钱多了”,R听后专门查了一些跟亚马逊相关的资料,认为值得入坑,于是在2016年的12月份,两人正式合伙开干亚马逊,首先把产品类目锁定到数据线和耳机,主要售卖的就是各种侵权产品。

 

1.jpg

 

当时做亚马逊时,两个人并没有走白帽路线,反而主动学习黑帽技术,游走在各种灰色操作之间,除了惯常使用的关键词上首页、合并僵尸链接、滥用变体等操作,他们也进行了品牌头条广告骗钱、利用VC账号获利等等手段去提高销售额。刷单作为小成本快速提高销量的利器,也被两人应用得游刃有余。这些“骚操作”自然有风险,期间两人也收到了亚马逊平台各种警告,账号也被封过,账号被封后,申诉是常规操作,值得注意的是,鉴于在做亚马逊期间申诉的次数太多,久病成医,R成功练就了一身申诉本领,实力基本可以与专业的申诉服务商相媲美

 

在两人看来,亚马逊封号所造成的威胁并不能抵挡“赚快钱”的强大诱惑力,“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每次账号被封后,他们都没有“反思”,而是越来越迷恋上了用灰色操作“弯道超车”赚快钱。

 

“运营亚马逊的过程中没有技巧可言,就是刷单加上各种骚操作,而且侵权产品又非常好卖,比如3.5mm接口的苹果耳机,华强北10块钱就能进货,漂洋过海后身价暴增,在亚马逊平台标价14.99美刀也能出很多单R回忆称,2人在售卖侵权产品时,所赚的钱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不为过,当时卖得比较好的一个链接,一天最多可以出400单,也就短短3个月时间,靠做亚马逊就分到了25万元的纯利润。

 

“赚钱居然如此容易,都抵得过之前数年的工资了。”时间若是倒流回2016年,R想都不敢想自己会“一夜暴富”,生存境遇突然大跃迁,R开始挥霍无度起来,赚得多花得更多,他潜意识里觉得,“钱没了,很轻松就能再赚回来的。”

 

但是正如亚马逊人经常所说卖家只能赚到自己认知内的钱,如果野心太大认知却没有跟上去,早晚会把赚的钱全赔光,可能还会因此背上沉重的债务。二人就是典型。

 

成也侵权、黑科技,败也侵权、黑科技,2019年,跨境电商的红利期远不如前两年“旺盛”,这时候,平台也再次收紧政策,黑帽操作愈加“寸步难行”,但是,两个人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属于“黑帽”操作的生存土壤越来越少,依旧延续着此前的粗暴打法,并被粗暴打法“养大了野心”,在平台严打之时,还直接进了一大批侵权产品,幻想能够大赚一笔,后果可想而知。

 

货还在路上,店铺就被封了,余额也拿不回来。”两人算了算,连同货和店铺的余额,一共亏了100多万。

 

问题发生后,两人不是没想到自救,可是他们所做严重违反了亚马逊平台规则,无论是花钱找服务商申诉,还是R本身使出了通天的申诉本领,百般方法都使了出来,均不能把账号救回来!

 

一时间,两人从天堂跌到地狱。

 

公司受到重创,再也开不下去了。自此,R和朋友散伙,带着满身的债务,对亚马逊逐渐“心灰意冷”,最终做起了阿里国际站运营。

 

“和朋友解散后,就开始重新找工作,那时候每个月赚的工资,除去必要的花销,全都用来还债了,直到2020年6月份我还欠了15万多。”总结这段亚马逊之旅,R说,除了各种黑科技,自己几乎什么运营技巧都没有学到,这样的日子太累了。

 

转做阿里国际站运营后,R对目前现状整体还算满意,“虽然老板对自身本身所在的部门投入并不大,但是每天的工作内容都还能接受,而且B端的发展前景也很广阔。”R还认为,和亚马逊平台相比,至少阿里国际站平台是中国人所掌控的,有什么事发生时,自己总能找到对应的阿里招商经理进行沟通,但亚马逊就不一样了,平台的招商经理也就注册店铺的时候秒回,之后有事再找他就玩失踪。

 

虽然已经由C端转做B端,R并没有完全脱离之前的亚马逊圈子,凭借经常死账号锻炼出来的高超的申诉本领,他也会在空闲之余,接一些亚马逊申诉工作,赚点外快,并表示,每当店铺申诉成功,收到店铺业绩通知说店铺已经恢复正常的邮件,这时候总是特别有自豪感。

 

“我个人是一个反面教材,其实亚马逊依旧有搞头,只是对入场的人要求越来越高,每个人都不能妄想走捷径,而是要把控好产品质量。”R总结称。

 

不做亚马逊后,运营转做服务商!

 

“如果不做亚马逊了,我就去当服务商。”

 

这是打工人为自己设想的退路之一,事实上,也确实有众多运营离开卖货行当后,转身做起了服务工作。已经有近4年服务商经验的小张(化名),当初便误打误撞加入了这个群体。

 

“运营转服务商的例子有很多,大多数运营,转岗时并不会转做业务岗,我属于特殊情况,当时不想做原来的运营工作就离职了一开始没有想好接下来应该要干什么只是在漫无目的地投简历,随之收到服务商公司的面试邀请,公司觉得我做过甲方也就是卖货人,更懂甲方,就录用我做业务岗了这份工作内容和之前稍有不同,每天主要就是在对接客户、对接渠道,以及到处找资源。

 

此前还从事运营工作时,小张不光接触过独立站,还做过eBay、沃尔玛和亚马逊平台,无论是哪个销售渠道,现在都越来越难做了,“以前跨境电商一片蓝海,卖家特别吃香,产品一上架就能出单,近两年开始,变得一年比一年难做,所处类目一片红海,竞争越来越大,流量越来越贵,平台管控也越来越严”,一方面是卖货人越来越难的生存环境,另一方面,是对运营这个工作内容的厌倦。

 

小张当时所处的跨境电商公司规模并不大,主要负责推广服装产品,上班期间选品、素材、广告推广、优化等各项杂活均需要做,而且提成并不高,“10多万的毛利,提成其实也就才两千多块钱。”工资低之外,真正让小张萌生放弃运营这个职业想法的,是一个跨境人再熟悉不过的操作。

 

2.jpg

 

“当时所在的公司有个团队靠售卖侵权产品,为公司带来了特别大的经济效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很快,公司便因为售卖违规产品被端,老板也被抓进去了,不知道到现在有没有出来。”幸好小张没有做这些操作,不然也需要承担相应后果。

 

转做服务商后,小张发现,工作难易程度因甲方而不一,相对来说,甲方如果是品牌卖家,工作就更好推进,反之,如果甲方是铺货卖家,那么自己也要面临较大的工作压力。整体来看,现在的工作内容肯定没有之前压力大,不过综合工资也没有比之前高很多。

 

数年运营经验和数年服务商经验,让小张切身体会到了卖货和服务之间的区别,发现服务商并没有如传言一般自带吸金光环,对这个行业的一些幻想开始破灭,“大家都是你看我好,我看你好,真的做起来都挺难的。都说现在跨境卖家太卷,其实服务商群体同样很卷,我们还稍微好些,但是支付、建站、物流服务商群体就比较难,算下来压力其实并不比卖家小。无论是卖家还是服务商,想要长久做下去,都得走品牌化路线。”

 

不过,小张并不后悔转职业,他认为现在的工作内容更适合自己。

 

如果不做亚马逊了,你是否会后悔?

 

亚马逊作为最大的跨境电商平台,为跨境圈贡献了太多“恩怨情仇”和离奇故事,越来越多的R和小张,让“放弃亚马逊”的大军规模逐渐庞大,可以肯定的是,后续,还会有更多亚马逊人离开这个平台。

 

是否每个人离开亚马逊后,都会如小张和R一般,并不后悔?

 

小编发现,区别于小张等人,还有很多人,在主动远离亚马逊后,又再次回归到亚马逊的怀抱中。

 

“2019年,当时正是我做亚马逊最艰难的一年,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看到我朋友做拼多多一天能出几千单,甚是羡慕。后来我也跟着做拼多多,可惜好几个月过去了,还没有半点起色,最终只好无奈放弃。放弃拼多多之后,我又捡起了亚马逊平台,继续开垦亚马逊,到现在为止终于赚了点小钱。”其中一位业内人士现身说法称,这件事给了他很深的启发,如果连自己非常熟悉的行业都做不好,那么当你换到自己一点都不熟悉的行业后,大概率也做不好,与其花时间和精力去了解一个陌生的行业,倒不如继续钻研自己已经很熟悉的行业。

 

这个说法获得很多卖家认可。不过在另外一部分人看来,人生就是不断尝试的过程,直到找到与自己最合拍的职业。据了解,不少亚马逊卖家此前本来与亚马逊毫无交集,偶然接触这个行业后,意外找到往后奋斗的方向,自此“安营扎寨”,稳定下来,基本不再肖想其他平台。

 

小周便是这样一个人,他本来是从事传统制造业工作,由于这个行业基本已经被垄断了,普通人很难从中分一杯羹,便转行亚马逊,自此一直做到现在,两者相比较而言,亚马逊明显容易很多,虽然门槛越来越高,但还没有到达天花板,这能给予普通人很大的操作空间,也是普通人实现阶级跃迁的机会。

 

“要知足常乐,虽然姐夫虐我千百遍,但是至少让我能够买车买房,生活稳定,总之还是要感谢亚马逊。”针对亚马逊越来越难做、焦虑遍布的问题,一位资深亚马逊卖家表示,现在任何行业都不好做,不是亚马逊让我们变得焦虑,而是大环境趋势走恶让我们突然不适应了,无论做不做亚马逊,最终还是要提升自己的能力。

 

“如果不做亚马逊了,我还能做什么?”或许,每个人都逃不过自己的最终归宿,男生老后当保安,女生老后当清洁工……

 

放眼当下,现在已经不做亚马逊的打工人,为自己找的退路,可以说五花八门。

 

有人想要“铁饭碗”,拼了命的要去当老师或者公务员;有人高调卖卤菜,广告横幅直接写“亚马逊运营改行卖卤菜,亚马逊小伙免费品尝,购买享九折优惠”;还有人曾经担任跨境电商公司总经理高位,现在甘愿做一枚勤勤恳恳的货拉拉司机;更有人结束“深漂”生活后,直接回老家养猪了……

 

当然,还有更多的人即使不想做亚马逊了,也不打算脱离跨境圈,而是继续留在这个行业,除了不碰亚马逊,其他工作随意挑选!

 

亚马逊这原本简单的3个字,被每个亚马逊人,赋予上了不一样的注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yujie@enec.net
分享:
9.53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1) 条评论
提交评论

扫码加入圈子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