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新闻投稿:jingjing@enec.net

商务合作:services@enec.net

BS被下架!亚马逊热卖类目大面积变狗

本文来自:亿恩网原创

作者:赵艺兵

2022-11-01 10:55

近日,一位亚马逊卖家的Best Seller链接突然变狗,一天损失高达5000美金。不仅是他,其所在的礼品类目7成以上首页链接都已沦陷,这些链接的单日损失约为40万元。该类目疑似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大清洗”。

 

据了解,这是礼品类目首次出现大规模的恶意攻击。此前,也有链接因VC添加违禁词等多次被下架,但与这类杀伤力有限的操作不同,本次是该类目卖家被集体投诉版权侵权,波及范围广、投诉力度大,且链接不可售持续时间较长。

 

链接遭下架后,当事卖家很快与亚马逊联系,但仅被告知,已下架链接需要等待14天才能解封。销售中止、排名下降等损失不断增加,卖家们无计可施。

 

旺季之前10月底的这个时间节点,似乎成了亚马逊卖家链接变狗的高发期。

 

首页“沦陷”,热卖品类目链接大面积变狗

 

亚马逊卖家李志峰向亿恩网爆料,礼品类目惨遭恶意投诉,链接大面积变狗,仅首页就沦陷7成以上,卖家们单日损失高达40万。

 

上周二早上,李志峰发现自己礼品类的Best Seller链接突然变狗,在此之前他没有接到亚马逊的邮件通知,只通过后台业绩得知这条链接挂了。和BS链接一起变狗的还有另外一条链接。

 

图片1.png

随即,他询问了几位做同类产品的同行,发现大家的链接基本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下架。

 

“我们这个类目几个做得好的都有加好友,第二天上班发消息询问,发现大家的链接那个时候都被下架了,我们算是被下架的少的,有同行被下架的多一些,后面我们拉了一个群,发现受害卖家越来越多。

 

李志峰称,这次被下架变狗的链接基本都是类目排名靠前的,有的卖家被下架了6条链接,仅类目首页的下架占比就高达70%以上。

 

李志峰被下架的BS链接每天大约有200个订单,平均销售额约为4000美金,加上另一条变狗的链接,他每天的销售损失达5000美金。礼品类排名第二的链接也被下架,这条链接的售价高一些,损失或比Best Seller还要大。

 

“这个类目的产品都不同,并不是Best Seller的销售额最高。我们几个卖家一起预估,仅首页被下架的链接每天的损失都有6万美金左右,折合人民币大约40万,这个数目并不小。首页之外,还有第二页和后面的很多链接也挂掉了。”李志峰说。

 

挂掉的链接给卖家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而且到了11月份,正是礼品类产品即将热卖的时期,在卖家们翘首期盼销售上涨的时候,却被直接按下了暂停键。

 

这些被下架的链接几乎都是遭遇了版权投诉,投诉者把矛头对准了卖家的图片。李志锋介绍,投诉者是创建了一个云盘,把卖家们的图片放到云盘里,然后投诉卖家使用了他的图片,以图片版权侵权发起投诉,就能批量地投诉成功。关于更多的操作细节他也不得而知。

 

为何是图片遭遇投诉?据了解,受害卖家们图片大多是自己做的,几乎都没有相关的专利。李志锋直言,我们这些卖家都不会去做图片专利,也不可能申请专利,原因有以下三点:

 

一是因为图片经常需要替换,而且图片很多,不适合每张去单独申请专利;

 

二是图片申请专利需要一定的费用和时间成本,费用倒也不高,但时间较长,有的申请可能需要大概一年的周期,这个周期内卖家们很可能换图,或者有些产品一年也做不起来;

 

三是每个产品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也许图片专利申请下来了,产品已经过气,无法售卖了。

 

基于以上原因,卖家们大多不会对图片进行版权保护。于是,集中的图片版权侵权投诉爆发,让礼品类目首页的链接大面积变狗。更可怕的是,卖家链接被投诉下架变狗后还没完,这些链接还在持续遭遇其他投诉。

 

“链接都变狗了,背后的攻击者还继续在变狗的链接中添加违禁词、添加违规信息等,还有一条链接是提示违反了加州法案51条,这个我们都没听过。这个背后操作者的目的显然不止是让我们链接变狗,而是要把我们这些链接彻底搞死。李志锋显得十分无奈。

 

链接曾遭多次下架,这次却要被关14天

 

礼品类链接变狗下架并非首次,此前也有该类目的卖家有类似遭遇,不过这次的规模更大、波及范围也比较广,和此前链接被下架的情况并不相同。

 

今年以来礼品类目并不太平。在这次遭遇链接下架之前,多个卖家有过链接被投诉下架的情况,李志锋也不例外,甚至有同类目的卖家链接被投诉下架过十几次。

 

根据李志锋的说法,此前他所在的类目链接被下架基本都是遭遇了VC巨头的攻击,VC会修改卖家链接中的关键词、详情页,或者在描述中恶意添加农药、N95等违禁词。

 

在遭遇VC攻击后,卖家们的链接被下架。不过,在把违禁词删除或者修改相关信息后,链接很快便能恢复,最快的一到两个小时就能救回来。

 

其实,这种VC篡改链接信息,导致卖家链接变狗的操作很多年前就出现过,特别是一些竞争激烈的品类,比如3C、家居等。但是在礼品类目,今年的这种恶意攻击现象是首次出现,而且一出现就比较严重,不少同行卖家多次被攻击。

 

此前礼品类目的链接被下架都是小批量的,而且是隔一段时间被攻击一次,波及范围较小、影响的卖家也较少,且影响的时间较短。这次不一样,如果此前是毛毛细雨,那这次就是遭遇了暴雨。

 

首先,这次是大规模持续地进行投诉,从上周二开始卖家们链接被下架,到近两天陆续还有链接挂掉;

 

其次,被下架的链接还持续遭到其他攻击,这让卖家们格外头疼;

 

最后,本次下架链接遭遇的版权投诉,需要14天才能解封,这是平台方面的规则,这么长的等待期让卖家陷入焦虑。

 

诸如添加违禁词等导致的链接被下架,卖家们可以判定是VC所为,但是这次遭遇的版权投诉,他们并不能确定何人所为。

 

在李志锋看来,这个幕后黑手隐藏得很深,他提供的那些公司名称、电话号码等信息都是假的却能过审,这也令人匪夷所思。

 

李志锋直言:投诉我们的人手段卑劣,但是他肯定没有图片专利,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图片,但是被投诉后,我们要等14天,即使14天能拿回链接,损失肯定也是很严重的。

 

“我现在的链接是Best Seller,14天没有销售额后,即使链接恢复,这个位置肯定也保不住了,好不容易冲上去的排名肯定也会降的,而且两条链接一天损失5000美金,14天的损失就是7万美金。

 

不止我自己,首页那些变狗的链接都需要等14天,十几天没有卖东西发货,这些链接的位置大概率是保不住的,后续旺季的销售额肯定会受到影响,也许要影响整个旺季。”

 

作为一个老卖家,李志峰等对于业内的一些恶意攻击并不陌生,被加违规关键词等都可以很快修改过来,但这次的持续攻击有点麻烦,即使问题得以解决,他们也担心接下来会遭遇一次又一次的版权投诉。如果14天后拿回链接,再遭遇一次同样的投诉,又需要14天才能恢复,后续会经历多少个14天!”

 

侵权投诉门槛过低

 

在链接变狗后,公司人员很快联系了亚马逊方面。但亚马逊客服权限不高,除了告诉他们14天后解封,便是很官方地回复,有专门的团队在处理这件事。

 

李志峰很郁闷,他认为亚马逊这个机制是存在一定问题的。如果有人投诉侵权,应该直接提交版权号,证明自己确实有注册专利,这样的下架才是正常的。现在对方只提供了一个云盘信息,根本没有实质性证据,却可以把竞争对手的链接下架。

 

“我在英国的一个朋友,产品有外观专利,但是专利注册下来之后,我们提交到后台投诉别人和我们卖一样的东西,反而是不通过的,对方什么事都没有。现在别人直接把我们的产品图片放在一个云盘里边,我们链接就被下架了。只是一个云盘,连以前要求必须有的独立站都不用。”

 

在他看来,这样的处理过于粗暴。以这次被投诉侵权为例,除了要求投诉方提供相关专利信息,亚马逊还可以通过简单的对比来避免误伤,例如李志锋公司的产品链接是两年多前创建的,而投诉方的图片是在近几天上传的,很容易判断先来后到。

 

“平台先下架了我们的产品,我觉得这是不合逻辑的,起码你总要简单地调查一下对不对。”而亚马逊收到投诉后,直接按己方流程先挂了链接,要求卖家等上十几天。此前这类情况下,卖家需要提交版权等证据,交亚马逊审核,现在审核环节也取消了,如果等待期间投诉者不能提供版权等相关证据,卖家可以直接拿回链接。

 

卖家无需自证,平台也不会帮助查询,双方只要熬过十几天等待期,链接自有归属。但同样的,卖家即使有理也不能主动缩短这一时间,在此期间被挂链接的销售损失自负。

 

“我们就是想反映一下,这个恶意攻击太简单、成本太低,竞对很容易被恶搞,而且冷却时间太长。这个机制能不能修改一下呢?或者不修改的话,平台把审核速度加快一下也可以,两天三天都好,十几天实在太长了。”李志锋说,“这种侵权投诉很多,亚马逊每天都会收到这类投诉,可能对他们来说我们这几十条链接不多,但对我们影响很大,平台应该有所关注吧。”

 

攻击事件发生后,李志锋和一众同类目卖家做了筛选排疑。他们整理了所有能搜索到的销售较好的链接,并联系对应卖家,将他们都拉到一个群内,众人沟通后再逐一筛选掉。看到了同行的遭遇,这些卖家担心同样被搞,自然会站在一个战壕里。目前为止,有一两个卖家还未回复其站内信、未加入群,成了人们的重点怀疑对象。但进一步查询,发现这些卖家登记的公司名及电话号码都是假的,李志锋等人一筹莫展。

 

他直言,遇到这些问题后没有合适的反馈求助渠道,沟通群里的卖家纠结是否要报案,但他们不确定案件能否被受理;其实,这不是国内电商,事情发生在跨国电商平台上,警方受理后有无作用也未可知;再者,涉及金额不是非常大,然而一个月没有一千万也有几百万,于当事卖家而言已经不是个小数字。

 

思来想去束手无策,还是只能“等”,等时间一到平台开闸放链接。但目前攻击方仍然没有停手,不断增加的违规标签,让笃定到期链接会恢复的李志锋也有了一丝动摇。

 

谁是受益人?

 

对于这场无妄之灾,除了恼火,李志锋和同行还有一些不解。

 

从类目链接被攻击的范围之广、下手之重来看,对方应该也是礼品类目的卖家,这样才能在首页七八成竞争链接挂掉后坐收渔利。但他们密切关注后,并未发现有卖得好的链接冲出来。

 

他们猜测,事件背后多半是同行,毕竟,不做这个类目的卖家没有理由来这里专门耍一通。“大概率是同行,但是目前也没有发现很厉害的链接冲上来,所以很奇怪。”唯一的线索,是此前众人排查出的一两个可疑卖家,但其信息均是虚假,又无从联系。攻击事件背后的受益人和链接都不得而知。

 

另一个不解之处是攻击时间。

 

李志锋记得,“把链接变狗”这股歪风刚流行起来时,其经营的沐浴类目也出现了链接变狗,当时其他多个类目也有这种情况,他联系了100多个当事卖家共同解决问题,最后也是等了十几天才恢复。当时的事发时间就是10月20多号。

 

眼下,这批攻击的发起时间是10月19号,和此前的链接变狗高发期一线之隔。发动方之所以选在这个时间,或许是为了卡在旺季到来前赶走竞对,但这个时间点并不高明。

 

李志锋说,目前并没有到礼品类目的旺季,如果对方想要实现利益最大化,在旺季真正到来时再出手,对其而言收益会更大,想要赚这个钱,11月底、12月才是最佳时间。

 

是对方想将竞对结束在旺季前,大包大揽整个类目,所以提前行动吗?他并不这样认为。“这个类目的流量是吃不完的,你现在把所有链接都搞掉,大家把链接重新拾回来后,还是一样瓜分流量。除非这段时间你能冲出几十个链接,把这些死掉的链接都顶替掉,但这是不可能的。”

 

礼品类目的流量比较分散,假如对方只有一两个链接要推,像这样大范围地去攻击类目同行也没有意义。如果对方不能在两周之内做起来,之后被恶搞的链接陆续回来了,这一番攻击也是白费功夫。

 

李志锋及同行还在观察有无后起受益链接。如果有链接被证实确有问题,那么该卖家必然会面临同类目卖家的报复,给自己造成严重的反噬。四面树敌不是一个明智之举,这也是当事卖家对这波无差别攻击的疑惑。

 

在销售过程中,正规卖家靠广告投放、产品品质、品牌效应等长处取胜,但不可否认,卖家群体间的恶意竞争也始终存在,除文中所说的虚假侵权投诉、添加违规词、篡改图片,恶意更改产品类目、做空库存、点击广告、恶意差评或好评等屡见不鲜。季节性产品的销售节点或每年旺季前夕尤其多发。

 

众所周知,灯带类目竞争十分激烈。2020年圣诞节前,装饰类灯带多个排名靠前的产品链接突然被关,这种情况在亚马逊几个主要站点都有发生,其中美国站最为严重。有卖家反馈,两天内灯带类目前100名的链接被关掉20多条,一位头部卖家所有站点的链接均被波及,库存达上千万。有卖家呼吁众人团结一致对敌,直指大量链接被关是有人故意为之。

 

香薰蜡烛类目局面更甚。有商家被曝向同品类卖家刷差评、添加违禁词等,使多个同类产品链接变狗,进而己方在此类目几近垄断。因其listing众多,被攻击者很难有效反击,最终部分卖家只能黯然退场。

 

圣诞灯类目也被波及。一位供应商表示,其客户链接变狗后没有挽救回来,只能认栽,另一些客户则是多次翻新链接。而链接挂掉后,卖家的大量备货变成冗余库存,只得低价处理或付出高价仓储费,来年再战。

 

新的旺季悄然而至,卖家间的“伤害”还会更多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亿恩网微信公众号: (ENECNEWS

扫码关注二维码

)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声明:亿恩网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发。转载请联系:yujie@enec.net
分享:
4.16w 0 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0) 条评论
提交评论

扫码加入圈子

扫一扫
关注亿恩公众号